【改革•印记】我家书房的变迁

2018-09-07 09:35  来源:客家新闻网

我家书房的变迁

彭良龙

  大凡读书人都奢望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我也不例外。

  七十年代,家里只有一张厚重而凹凸不平充满油渍的饭桌,只有饭后我们才能趴到桌上做作业。一盏暗淡的灯泡,一把纳凉兼打蚊的大葵扇,一块掀起被单就能看到稻草的床角,我们兄弟坐上床沿,伏在收起了碗筷的饭桌上做作业。如此情形,何谈书房。

  少年的我迷上了写作,读书之余,将自己的所思所想用笔记录下来,而后抱着希望投寄给一些报纸杂志,但往往得到的是一纸退稿信。我白天帮家人干活,晚上等家人都睡了,就在微弱的灯光下看书、写作。

  高中毕业后,我成为了一名小学老师。喜爱读书、看报、写作的我,渴望能拥有自己的书房。在多年的教学时光里,买的书和订的报纸杂志越积越多,家里没有书柜,我只能把它们塞进纸箱子里。有时候需要查资料,只得翻箱倒柜寻找大半天。

  跨入21世纪后,时代的脚步如疾风一般前行。我们一家的生活状况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迁居新家后,书房、书橱、书桌,自成一体,多年的意愿转眼实现。那些多年来“无家可归”的书籍终于有了它们的归宿。查找资料时,我只要打开书橱,很快就能找到。有了写作冲动,我就钻入书房关上门,任凭思绪的野马纵横,很快即可成篇。

  拥有了书房后,越来越多家庭的书房又有了变化。不知不觉,家用电脑成了书房的一道主流风景。包括一部分已年过花甲的老人,也敲打键盘、玩起鼠标,满口的“上网”“伊妹儿”“博客”等新词儿,更让我感慨万分。我周围一些人家的小孩,个儿还没有半个书橱高,就已经有了自己的书房和电脑。回忆我的童年,确有恍若隔世之感。

  2002年的一天,一台崭新的“联想”电脑走进了我的书房。本来对电脑一窍不通的我,花了半个月时间就基本掌握了打字、排版、保存、收发电子邮件等操作方法。写作速度加快了,发稿方便了,被媒体采用的稿件也越来越多。

  2009年,我在圩镇建起了一栋新房,书房当然不能少。房内依墙而立的大书柜容纳了中外名著;用电脑时点击鼠标,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休息的时候,歌曲飘溢而出,绕梁不断……

  改革开放40年,从小小书房的变迁,就能看出翻天覆地的变化……

编辑:郑馨

客网微视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ICP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5000929号-1
关于本网 联系电话:0797-8101732 新闻宣传质量监督电话/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7-810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