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臼

2018-11-16 17:08  来源:客家新闻网-赣南日报

  在老屋的旁边,放置着一口装满水的石臼,那是以往我们打制黄元米馃的工具。这口圆形石臼保存很完好,有三四百斤重,用来套绳搬运的四个耳角完好无损,边沿线条依然如新,花岗岩纹理错落有致。这石臼据说有近百年的历史,闲置在这里已有几十年了。

  石臼,我们又叫碓臼,是农村古老的粮食加工工具。从我记事起,就知道村里有两口专用于打制黄元米馃的石臼。一口新的(现放置我家旁边),一口旧的。旧石臼缺了两个耳角,比新石臼小些,底部稍尖。每年打黄元米馃时,这两口石臼便忙得不可开交。东家请,西家拜;上家扛,下家抬。全村四十多家的黄元米馃,全靠这两口石臼打制。

  每到打黄元米馃时节,乡亲便自发地抬出大石臼来清洗。这笨重的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抬得动的,须五六个在行的壮汉才可以请得动它。人们找来抬的工具:粗粗的棕绳(有时也用铁链),坚实的杂木棍,还有几根“老脚”(抬扛竹木时撑住竹木以休息的丫形木梓树棍)。大家把石臼套牢固,伸入两根扛木交叉成“十”形,两人合抬一根,然后喊一声“起!”大伙齐心发力,石臼慢慢抬起。四个壮汉一手拄着“老脚”,一手把住扛木,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把石臼抬至空坪上。而后,众人七手八脚地把它清洗干净。

  打米馃时,一大群人手持坚实木棍(米馃棍),先是围着石臼,边走边用力挤压石臼里的米饭,待米饭成团时大家再用力齐打。齐打时,人员分为两拨,这拨人的棍点落下,那拨人的棍点提起;那拨人的落下,这拨人的提起。起起落落,上上下下,那挥舞的棍棒是多么协调有序;“啪,啪,啪”“嗨,嗨,嗨”的声音是多么悦耳动听。人影晃动,棍棒飞舞,演绎出一幅欢快幸福的热闹场面。

  待全村的米馃打完了,石臼和木棍便存放在最后这户人家里,并由他负责管理。放在我家旁边的石臼,就是这样落户这里的。没想到这一放便生了根似的,几十个春秋纹丝不动。

  我知道的石臼还有另一种,是用来舂米的。这种石臼没有耳角,底部尖尖的,埋在地下,用专用的木架组成木碓。舂米时,把糙米倒入石臼中,再用力踩压踏板,让特制的铁嘴坠入石臼中,并不停地搅动石臼中的米,直至舂白为止。木碓在没有机械碾米机之前,是主要的粮食加工工具。当然,也可以用来舂碎其他物资。

  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发展,石臼的作用与功能早已被先进的机械替代,它已成为历史的记忆,时代的见证,也成为我们永远的乡愁。(刘于云)

编辑:钟雅欢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ICP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5000929号-1
关于本网 联系电话:0797-8101732 新闻宣传质量监督电话/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7-810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