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瀚晟我有料  赣南  客家   原创  专题    客评天下   理论   国内  国际  视觉   健康    惠生活   房产   汽车
 
客家新闻网
 
  高级搜索
客家新闻网视觉万象
咸蛋家直播平台爆发兑付危机 多位明星参股为其站台
来源:新京报    2016-12-22 08:53
字体:【  
 

  12月14日,北京朝外SOHO,咸蛋家公司门口。 新京报记者 王鹏 摄

  咸蛋家某用户部分提现记录(截至12月7日)。

    陈赫、郑恺、李晨等多位明星为咸蛋家股东;平台欠款超百万元遭用户集体维权,律师称平台的高利率“充值补贴”或涉嫌非法集资

  每到年关,讨薪都会成为行业热词,而今年,成为超级风口的直播领域,也出现了“讨薪族”。

  “今天不把钱给我们,我们是绝不会走的。”12月14日,两个主播堵在了位于北京朝外SOHO的咸蛋家公司门口。一位主播陈小凡(化名)说,“提现两个月了也不见到账。”

  而在一个有近两百名成员的“咸蛋家维权群”中,多数群成员也面临欠款,保守估计这些款项已超百万元,拖欠时间超过一个月。

  咸蛋家在过去一年中曾有多位明星为其站台,其中郑恺、李晨、陈赫以及时尚集团总裁、《时尚芭莎》总编辑苏芒为咸蛋家的股东。

  对于突然陷入欠款风波,咸蛋家方面回应称,提现延迟是因为大量用户充值后又集中提现,突破了支付平台的提现额度,现在正在努力解决中。

  而风波背后,是咸蛋家一项充满争议的“充值返现”政策让不少用户将咸蛋家当成了理财工具。兑付危机爆发后,咸蛋家随之陷入“非法集资”疑云。

  1 拖欠用户百万引发质疑

  自2015年12月创立以来,几次转型后,早期主打网红电商的咸蛋家现在已是一款面向“宅基腐”群体的移动直播平台。据用户反馈,目前该平台用户中男同性恋者居多。

  五月中旬,主播陈小凡发现,咸蛋家的提现速度突然变慢了。此前,咸蛋家应用中的提现协议显示,提现金额3-5个工作日内到账。但一次提现后,陈小凡发现超过了10个工作日后,提现仍然显示“申请中”。

  6月底,提现延迟问题开始大规模暴露,以投诉平台“聚投诉”上的数据为例,截至12月20日,共有拖延提现的投诉252单,其中最早的一单投诉是6月28日提现,直到8月3日才到账。

  遇到提现问题的不只是主播,还包括普通用户。

  徐先生是咸蛋家的老用户,据他透露,咸蛋家账户里还有近10万元钱迟迟未提现成功。

  从9月开始,“提现难”的恐慌在用户和主播群体中蔓延,更多人开始集中提现,这使得咸蛋家现金流压力进一步加剧。

  据多名主播和用户反馈,9月份以后必须每天打电话给客服投诉或干脆上门催要,才有可能到账。

  遭遇提现延迟的用户和主播在网上建立了维权群,其中一个名为“咸蛋家维权群”中共有191人,近几日,群中人数还在持续增加,这些用户平均“提现”到账时间超过了一个月,声称的欠款金额低则几百,多则二十几万。记者对群中声称欠款的用户进行了不完全统计,其中有78人声称共计被欠款金额约180.9万元。

  其中有36个用户自发组成了法律维权团,目前正在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这36个用户合计被拖欠金额超过150万元。

  咸蛋家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表示,确实有很多用户遇到了提现困难的问题,原因是短时间内提现用户过多,超过了微信单日百万元的提现限额,目前咸蛋家已经开通了支付宝通道进行提现,但需要一定时间。至今,在咸蛋家官网,依旧写着“主播每周二提交提现申请,一般3-10个工作日到账”的字样。

  但这一解释无法得到用户认可。咸蛋家官微上的一份声明称,咸蛋家微信单日提现额100万元,支付宝接口单日提现额500万元。徐先生认为,“咸蛋家盘子并没有那么大,无论如何,提现2个月无法到账都不正常”。

  2 是补贴用户,还是“理财产品”?

  4月16日,明星李晨在咸蛋家开始了自己的直播处女秀,在随后咸蛋家公布的数据里,1700万人观看了这一场直播。

  借助明星股东的光环,这一年里,在咸蛋家上亮相的明星非常多,胡兵、大张伟、薛之谦、陈柏霖、马天宇、《时尚芭莎》总编辑苏芒都曾在咸蛋家的直播中亮相。

  但风光背后,咸蛋家的一项营销政策,悄悄为后来的这场提现危机埋下了伏笔。

  2016年初,咸蛋家推出了“用户高额补贴”的活动。早期,咸蛋家承诺,用户在平台的现金可以获得9.9%的年化收益率。彼时,余额宝的年化收益率约为2.5%,同期,国内正常的P2P网贷的收益范围多在8%-14%之间。

  在其他直播平台,用户充值是以购买虚拟货币的形式完成的,比如,在映客是购买“映票”,在熊猫TV则是“猫币”,这里的充值,其实相当于“预消费”。

  而咸蛋家则是从充值到打赏均为现金形式,没有“消费”这一环节。且用户的充值是可逆的,充值之后的现金可以取现。

  在最初欠款风波爆出之后,咸蛋家于7月16日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则消息,宣布“从今日起咸蛋家在8月10日前提供双倍补贴,由9.9%提高为19.8%。”

  19.8%的收益率,超过了市场上大多数的理财产品,以曾经“名噪一时”的e租宝为例,最高年化收益率也才14.6%。

  咸蛋家用户徐先生也在此时追加了35万,从咸蛋家推出“用户补贴”至今,徐先生累计充值了45万元,而打赏金额却总共600元。“我打赏不多,主要还是看重了高额利息,充值主要是为了理财”。徐先生说。

  记者在维权群中发现,和徐先生持相同心理的用户不在少数,多数有较大金额未能提现的非主播用户多是将咸蛋家当做了理财平台,没想到最后被“套牢”。

  上述咸蛋家高管表示,很多用户将这些充值补贴当成了理财产品,“曾经有朋友当着我的面充值了50万到账户中”。“充值补贴的初衷是为了奖励主播,同时留住主播在账户里的现金而设计的,并且只持续了比较短的时间。”

  但寻找中国创客记者获得的多份截图显示,这项补贴政策从2016年3月就已经开始,年化收益率也随之不断提高,至少持续到了8月10日,有主播表示,“8月10日之后,年化收益率才开始逐渐调低”。

  3 罕见的1比9分成比例

  一个直播平台,为何要冒险推出带有理财性质的产品?

  尽管咸蛋家方面解释说,“补贴”本来是为主播设计,目的是留住更多的钱在平台。

  但咸蛋家高额的返利补贴并没有设置用户门槛,不仅主播可以享受这一项“福利”,普通用户也同样可以享受,大批的“热钱”随之涌进。

  咸蛋家方面将用户热钱的涌入解释为“失误,没想到用户的钱也进来了,这是个bug”。

  但徐先生并不赞同这一解释,“如果是个bug,一天就能解决掉,既然不想要用户的钱,为什么还要不断提高利率呢?”

  寻找中国创客记者发现,咸蛋家的另外一项主播分成体系,或许可以解释平台的“铤而走险”。

  2016年3月28日,咸蛋家宣布将主播的收入分成比例提高至90%。1:9的分成比例,在直播行业里都属极端。

  业内人士指出,用高分成比例套住主播,在业内并不罕见,但像咸蛋家这样常年维持1:9的比例则十分罕见。直播视频技术服务商保利威视联合创始人白剑认为,1:9的分成比例绝对难以支撑一个直播平台的运转,平台最低也要分三成才有希望生存。

  咸蛋家方面承认,1:9的分成比例对于平台拉新起到了重要作用,但现金流周转确实有压力。

  白剑告诉寻找中国创客,直播平台的资金流,1/3用于宽带成本,1/3用于平台运营,1/3用于主播工资或者收入。“仅宽带成本一项,每1000个用户每年就要花费15万”,而根据咸蛋家提供的300万用户数据,咸蛋家每年仅宽带成本就要烧掉4.5亿元,还不包括平台运营和主播工资。

  此外,在残酷的百播大战之中,中小直播平台话语权一直处于劣势,白剑说,直播行业的潜规则是,直播大平台的服务付款期可以延迟到3个月甚至半年,而小直播平台,服务商一般会要求必须在一个月内付清,更苛刻一些的可能会要求预付款。

  因此,打赏作为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很多直播平台都在想办法把钱尽可能久地留在平台。

  “很多平台把单日提现额度设置得很低,通过切碎提现的方式来留住现金”,前述咸蛋家高管解释说。

  这种通过充值返现留住资金的做法,在一名投资人看来,“这是饮鸩止渴,现金流有问题,就去吸纳用户热钱,用热钱来补贴热钱,出现兑付危机是必然的事”。

  4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徐先生和很多维权者担心的是,咸蛋家是否拿着用户的钱出去做了投资?否则,补贴的钱从何而来?

  上述咸蛋家高管对此坚决否认,“不可能,我们是拿公司自己的钱补贴给了用户”。在咸蛋家关于用户充值补贴的说明中也专门提到,“用户余额不会用于任何投资”。

  但无论用户余额是留在了平台内,还是被另作他用,在法律专家看来,咸蛋家的充值补贴做法都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韩骁分析称,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充100送50”等活动是一种消费行为,充值之后不可以提现,只能用于平台消费,而咸蛋家平台不仅充值后可以提现,还享有高额年化收益的“补贴”,本质上是一种理财行为。

  盈科律师事务所金融部律师刘小明更是直接指出,咸蛋家充值补贴可以提现,存在固定补贴率,属于名为补贴、实为融资行为,“如果客户充值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得高额补贴,而且平台补贴资金又来源于资金池的话,则属于典型的非法集资。”

  根据我国现有法律,公司要吸收公众存款,必须要经过中国的金融管理机构授权批准,未经授权批准擅自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涉嫌违法犯罪。

  而要满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一般要满足“非法性”、“公开性”、“利益驱动性”和“不特定性”四个条件。

  韩骁分析称,作为一个非金融机构,咸蛋家直播平台和官方微博上面对用户宣传了“用户补贴”,构成了“公开性”、“不特定性”,同时又由于该行为是公司行为,以盈利为目的,构成了“利益驱动性”。

  关于最后一个条件“非法性”,韩骁分析称,目前还没有直播企业具备理财金融牌照的案例,“如果直播平台具备了金融牌照,也就不会这么遮遮掩掩地吸收存款了,会明目张胆地对公众融资。当然,这是根据公开资料看到了结果,具体还需要执法部门的调查。”

  记者向咸蛋家求证,对方承认咸蛋家目前确实并不具备金融牌照。

  针对延迟提现这一行为,韩骁认为,就算咸蛋家依法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如果其未能按照约定兑现提现,属于违约行为,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用户的财产权。“由于用户不能及时提现,也使咸蛋家获取了一部分孳息,这属于不当得利,应当返还给用户。”

  5 多位明星参股的咸蛋家要何去何从?

  2015年11月,咸蛋家完成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由天创资本领投。

  在诞生之初,咸蛋家可谓光环满满。寻找中国创客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发现,大连咸蛋科技有限公司股东信息栏显中,郑恺、李晨、陈赫均位列其中,其中李晨、郑恺分别持股3.92%,陈赫持股1%。《时尚芭莎》总编辑苏芒也在其股东名单中,持股2.35%。

  咸蛋家创立一年多来,经历了多次战略调整。

  早期,咸蛋家主打红人电商,有高颜值的“超人”通过在线视频与用户互动并推销商品,而2016年初,当直播之风刮起时,咸蛋家上线了直播功能,电商入口日益弱化,直播成为咸蛋家的主营业务,并主打男色消费。

  咸蛋家内部人士把欠款风波归咎于“整个直播行业下半年情况都不好”。

  数据显示,直播行业在2016年下半年集体下滑,据第三方平台统计,最具人气主播收入已经连续三周缩水,从87.9万到47.2万再到上周的29.9万。

  11月底,“要播”平台500名网络主播集体讨薪,另外,在聚投诉上,网友投诉直播平台提现不到账的情况十分普遍,来疯直播、全民TV、随播直播、大智慧视吧直播等平台均有上榜。

  多个直播“工会”的工作人员透露,主播欠薪或者提现延迟在中小直播平台中已经是普遍现象,甚至有一些小直播平台资金链断裂,销声匿迹,这也是目前咸蛋家用户最担心的问题。

  在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看来,直播行业最近的“情况不好”,是因为“直播行业的商业模式创新都比较保守,用户对于现在的套路已经玩得比较累了,丧失了一些新鲜感,需要更多商业模式的创新”。

  对于用户质疑咸蛋家可能涉嫌非法集资,咸蛋家方面承认,在平台上线用户充值返现的政策前,并没有咨询过财务或法律人士。“发现这个补贴漏洞,以及存在法律风险后,就立刻下线了用户补贴。”

  咸蛋家承诺,拖欠的用户储值也正在逐步处理,“一两个月内一定会解决完”。除此之外,咸蛋家近日已经完成了下一轮融资,但经过这一轮风波之后,咸蛋家将整顿团队与业务方向,并考虑“重走红人电商这条路”。

  刘小明律师称,如果咸蛋家及时调整模式,将平台用户的欠款全部返还完毕,在司法实践中,一般也可以不予追究。

  新京报记者 王鹏 实习生 薛星星


编辑:刘超
新闻热线:13767787253 合作热线:15679791035 投稿:gzkjxww@163.com 新闻报料QQ:1937970494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赣ICP备05000929号-1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用IE10以上或最新版本高速浏览器浏览,双核浏览器请使用高速模式浏览